服务热线: 0755-83285940
新闻中心 Products
News 新闻详情

“金鹏改革创新奖”评选活动新闻发布会

日期: 2015-05-07
浏览次数: 5

 

2015年5月5日(星期二)上午10:00,在深圳市政府新闻发布厅(市民中心B区1039室)举行“金鹏改革创新奖”评选活动新闻发布会


 

 

实录内容:

主持人:各位尊敬的来宾,新闻界的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我们马上开“金鹏改革创新奖”新闻发布会,我是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唐惠建,我来主持今天的发布活动。

根据《深圳经济特区改革创新促进条例》有关精神和市委市政府全面深化改革的总体部署,我们深圳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发起设立了“金鹏改革创新奖”,联合深圳市体制改革研究会、深圳报业集团、深圳广电集团、南方报业媒体集团,共同来组织评选。今天是我们“金鹏改革创新奖”的组委会在这里召开这个新闻发布会,我代表以上的发起和联合主办单位,对各位新闻记者的到来、对各位朋友的积极参与,表示热烈地欢迎!

我先介绍一下今天新闻发布人,他们是:

前深圳市人大常委、深圳体改研究会会长候选人 南岭

深圳特区报编委 叶晓滨

南都网董事总经理、首席执行官 苟骅

深圳广电集团总编室 刘雁主任

下面请南岭同志对“金鹏改革创新奖”作一个介绍和新闻的发布,有请!

南岭:同志们,各位新闻界的朋友,大家好!今天我们召开“金鹏改革创新奖的新闻发布会,我非常荣幸给大家作一个介绍。大家都有一个背景材料,我向就这个材料作一些说明。

“金鹏改革创新奖”这个奖项顾名思义是为改革创新设立的一个奖项,加上“金鹏”两个字,我理解一个是在我们鹏城来展开的奖项、来发生的故事,“金鹏”应该是更彰显他的价值、品质这样一个称谓,我们把这个奖项看作是一个非常大的事。

设立这样一个奖的主旨和他的意义,我们屏幕上有两句话“激励社会改革、助推万众创新”,这是这个奖的主旨和意义。为什么在此时、在这一个阶段设立这个奖,我觉得他有深刻的背景,有三个方面:

第一,习近平总书记今年对深圳工作作出了重要批示,要求深圳在“四个全面”上要创造新业绩,这是深圳的新方向、新使命、新任务,作为我们这样一个社会智库和各个媒体的媒体人,在这样一个光明使命一个义不容辞的职责,为“四个全面”的发展贡献我们的力量。

第二,今年是深圳经济特区成立35周年,35年来深圳在改革创新方面演绎了无数的生动故事,很多方面在全国是走在前面,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实验场,通过这个奖想展示这样的一些成果。

第三,2006年市人大通过了《深圳经济特区改革创新促进条例》,这个《条例》是国内首部促进改革创新的地方性法规,奖励创新、奖励改革也是对这个《条例》的精神落实。

今年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我们设立了一个“金鹏改革创新奖”意义十分重大。这个奖是由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发起,由深圳体制改革研究会、深圳报业集团、深圳广电集团、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一起来组织。这是一个在评奖的主体和评奖组织方式上也是一个创新,因为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是一个社会智库,体改研究会也是一个社会智库,三家媒体是非常优秀的一个媒体,由两个智库加上三家媒体一起来评一个奖,主要是一个社会的力量来评这个奖,这也是一个创新。通过社会智库、通过我们几家媒体合作评奖,有一套新的发现机制和评奖机制,也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展示深圳改革创新的风貌。

奖项的设置也是非常特别,“金鹏改革创新奖”是一个政府奖、企业奖、社会奖,每一类奖项设一个,金鹏改革创新奖政府奖、金鹏改革创新奖企业奖、金鹏改革创新奖社会奖,三个大的奖项,每一个奖项设一个,每类奖项的奖金是100万一共是300万。同时每个奖项设立四个提名奖给予精神奖励。奖项的设置突出他的先进性,突出他的创新性,突出他的示范性,组委会研究要用这三个维度去判断,他要有突破性、先进性或者是引领性,要有示范性,可推广、可复制,起码他的精神是可以推广、可以复制的。所以每个奖项只设一个,优中选优,一定要把三个“性”凸显出来。

申报主体,三个奖的界定范围时间跨度从2010年1月到2014年的12月,已经展开并组织实施,取得较好的经济和社会效果的改革改革创新项目。为什么设一个5年的时间跨度,主要是改革创新的一些举措、一些效果,需要一定的时间来鉴定。

明年第二届的时候这个时间的跨度会从2011年到2015年,跨5年的时间跨度往前推。有这么一个时间的跨度考虑,第一个是比较好把握,5年的时间可以评选出最新的成果。第二,最新的成果也经过了时间和实践的检验。

金鹏改革创新奖政府奖申报的主体是由深圳市的党政机关及其职能部门,区还有基层党委,或者是推动政府改革创新项目的团队,这个政府奖是一个“大政府”的概念,不仅仅是市政府的概念,从横的角度来看他是覆盖党政系统,纵的方面他覆盖了深圳各级政府的实践。特别是这里面提出来了一个与过去不同的申报主体,里面有一个“推动政府改革创新项目的团队”,这个团队也可以作为申报的主体来申报。

这个奖项是奖励政府治理改革中有重大突破,具有理论和实践上的先进性和引领性,有显著的示范效应和推广效应。

金鹏改革创新奖企业奖的申报主体是在深圳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业,或者是推动企业改革创新项目的团队,核心是奖励首创并且成功实施先进的商业模式或者是管理体制,在全国乃至世界同行业中取得一流的创新业绩,发展模式具有领先性和推广意义的项目。这不是一个技术奖,是一个先进的模式和管理方式,奖励这方面的改革创新。我们这个奖主要是奖励制度创新,这是企业创新奖。

金鹏改革创新奖社会奖申报主体是深圳各社会组织,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基层组织,包括推动社会改革创新项目的团队,金鹏改革创新奖社会奖主要是鼓励在社会治理模式上有重大突破,促进了公民参与和社会自治,推动社会的公平、政治、和谐与文明进步的,具有可复制、可推广价值的项目。

这三个奖主要是奖励在制度创新上有作为的、有突出贡献的、有领先的,具有可复制的一些项目。这是整个奖的要求和他的标准,这样一个标准才符合我们“金鹏改革创新奖”的定义,才能够对得起这么多的新闻界的朋友来参与新闻的发布会。

他的报名有两种方式,一个是自愿报名,一个是推荐申报,因为今年是第一届,两种方式使这个报名方式能够覆盖得更广,一个是自愿申报,一个是推荐申报,申报的方式可以登录奥一网、深圳新闻网、创新发展网都可以报名,深圳新闻网明天可以开通,刚好这个新闻发布会发布出去以后就可以开通报名渠道,之所以给大家提供一个网络的方式,也是希望新闻界朋友给我们来推荐和介绍,让大家知道这样一个方式是容量最大、最快,而且信息最充分的一个现代媒体方式。当时组委会在讨论报名的时候也有一个思想、一个观念、一个理念,就是要给报名的单位、团队提供最方便的获取方式, 我们社会团体媒体来设计这样的一个奖项要给大家 提供一个更方便的形式。

评选,组委会研究一共分七个环节,包括资格审查、入围、调研与推广、公众投票、终评、公示、颁奖。报名从明天开始可以报名,5月5日到6月30日的时间来进行充分的报名,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时间给得比较充分。第二个环节是组委会对报名的项目进行一个程序性的审查,看符合不符合我们的报名要求。第三个环节是由组委会组织评审,从7月11日到7月31日,20天的时间内组委会组织一个初步的评审,每个奖项推荐10个入围项目,一共拿出30个入围的项目,主要是考虑到10个的范围比较大,能够把好的项目有可能覆盖,如果是太多了,可能推介的范围漫无边际就没办法去评,所以组委会研究先初评,拿出入围的10个项目,每个项目选10个,一共30个。

调研与推广,“金鹏改革创新奖”他的发奖、评选、意义重大,但是组委会更看重的是他的调研和推广过程,所以用了2个月的时间8月1日到10月1日,三大媒体包括特区报业集团、广电集团、南方报业集团,发挥各自的优势来对入选的10个项目进行调研和推广,这个过程我们在座的新闻界的朋友有很多也会参加这个过程,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对深圳5年改革发现的过程,也是对深圳改革传播的过程,也是对深圳改革创新推广的过程,这个过程甚至比结果更重要。所以用2个月的时间进行调研和推广,组委会研究也决定,我们还是打算组织一些专家对一些有选择的项目进行一些调研和推广,希望传播得更充分、调研得更充分、发现得更充分。

在调研、推广这样一个环节,我们用新媒体、用网站来开通,接受公众的投票,这个评奖的过程他的发现有一个新的机制,用媒体报名,然后推荐、调研、开通一个公众投票的渠道。

终评,在公众投票以后、调研推广以后,进入到了一个终评的环节,这个环节由组委会组织30个入围项目进行答辩,答辩由组委会专家委员会进行,组委会除了设一个工作委员会之外还有一个专家委员会,由专家委员会和组委会一起,和我们这几个单位一起,入选的单位面对我们这些单位和专家一起来答辩,答辩完了以后投票,对于投票的比重组委会也是独具匠心作了一个分配,没有谁的票一锤定音,充分体现了这样一个评选机制,把专家的、组委会的、媒体的、大众的力量结合起来,投票除了专家评审占45%的比重,大众评审占25%的比重,合作单位(三家单位)占15%,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占10%的比重,深圳体制改革研究会占5%的比重,是这样的组合机制。

公示,组合完了以后由深圳市的公证处对这个评审的结果进行公证,但是这个时候名次不揭晓,但是会显出得分前5名来进行10月15日—10月25日进行为期10天的公示。

颁奖,11月初在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期间举办隆重的颁奖典礼,在这个时候揭晓每一类奖项的获奖项目,按照公证处公证的结果,我们在公证的时候不排分数,但是得奖的第一个字笔划的多少进行公示,所以真正要揭晓的时候要到颁奖的时候来揭晓,所以在这个时候才能够揭晓出每个奖项的第一名为“创新奖”的获得者,其余的四名获得“提名奖”。

我刚才介绍了组委会对这个奖期望很高,今天开新闻发布会我展望一下,到了大梅沙中国改革创新论坛开会期间的颁奖情景,为什么要在大梅沙中国改革创新论坛颁奖,大梅沙中国改革创新论坛是由创新发展研究院来主办的,关于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大家可以在会后采访一下唐院长会有更深的了解,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的基本材料也放在大家的资料袋里面了。

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主办大梅沙中国改革创新论坛是一个高端的、国际化的论坛,现在的论坛都是以一个地方作为地名,所以“大梅沙”是他的地名,真正他的含义是“中国创新论坛”。去年已经举办了第一届,去年来了很多国内外的政要、大企业家和大学的教授,像英国的戈登布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萨金特、香港的张五常,国内最高法院的院长肖扬等等,一大批的专家、学者、政要、大企业家来参与这个论坛。今年的论坛会更精彩,因为今年的论坛会有足够的时间来打造,到时候会为论坛专门有一个新闻发布会,在这里我不再透露了,因为论坛的时候星光熠熠,在那样一个情景下、在那样一个时点,我们把深圳一流的改革创新成果,政府创新、企业创新、社会创新的成果在那个期间展示,在那个期间颁奖,我想是一个非常美妙、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今天我们不妨再展望一下,如果我们主办单位、合作单位,包括各位新闻界的朋友一起努力,如果到颁奖的时候如果能够看到我们的努力真正实现了刚才讲的先进性、创新性、突破性和示范性的成果能够出来,我们也无愧于今天这样一个非常好的新闻发布会,因为这需要我们共同去打造、共同去推动。在我的经历里还没有这样一个奖项的发现过程、一个推广过程,在这样一个国际、国内这么多明星来参加的为深圳颁奖的过程,需要我们一起努力。

为了进一步凸显“金鹏改革创新奖”的价值,我们在这里也拜托各位新闻界的朋友告诉社会,我们希望通过用艺术创新的形式来展示创新奖的形象,组委会决定了向全社会征集“金鹏改革创新奖”的LOGO和奖杯设计的方案,每个方案设计奖励5万元,用10万元来征集创新奖的LOGO和奖杯、奖牌的设计方案,希望这个设计如这个奖项、如这个奖项的内容,铸造成一个闪光的“金鹏改革创新奖”,谢谢大家!

主持人:非常感谢南岭主任他作了一个全面、相近的介绍,也充满热情还有美好的愿景,给我们展示了一个美好的图景。这个要靠在座的各位媒体记者朋友,靠大家来宣传、来推广,从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以后就开始了我们为金鹏改革创新奖鼓与呼。

下面的环节是一个互动的环节,我们突然抛出一个有关要评选“金鹏改革创新奖”的事情,大家事先也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可能会有一些问题,非常希望有一个积极的互动。

记者:我是中新报记者,我记得在2013年初的时候深圳市委市政府提出来过要评选“首届改革创新奖”,但是后来一直没有看到后续的消息,不知道是评了没公布还是压根就没评。作为一个民间社会的智库,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这次搞了“金鹏改革创新奖”,和政府的“改革创新奖”您觉得有什么不同?

南岭:一个是对现在奖的评选现在整个国家把它减下来了,控制得比较严,所以政府的改革创新据我了解给予了表扬,大概是2014年对深圳的改革创新作了一个评估和评价,在系统内进行的一个表扬。因为现在奖项国家控制得非常严,过去因为奖项太多了,实际上大家认为对基层有很多的干扰,所以现在大家看到这个奖已经很少了,地方现在也没有去评这种奖项。

第二,刚才讲的由一个社会智库来评奖。这次评奖可以客观地说没有遵从上面的指示,因为我们的社会发展,政府在推动社会的进步,社会组织也要发挥自己的力量来推动社会进步,从一个传统的社会向一个现代社会的发展,中央提出来我们改革的目标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国家治理的现代化也包括社会治理的问题,我想这样一个奖项他的目的也是推动了社会的进步,这也是社会组织、社会智库、社会团体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责任,也是他应该去做的一项工作。

记者:我是新京报记者,问一个小问题,100万给第一名吗?还是后面的提名者也会有?

南岭:给第一名,每一个奖项给一个,比如金鹏改革创新奖政府奖、金鹏改革创新奖企业奖、金鹏改革创新奖社会奖各给100万,其他的四名的提名奖给予精神奖励。刚才讲的我们设置是要选最优的,我们提出了三个“性”,突破性、领先性和示范性,想要评出这样的项目来。

主持人:有一种可能是这一年获得提名奖是鼓励奖是精神奖,但是他有可能第二年、第三年他被评为改革创新奖,这100万就是他的了。

记者:见面新闻(音):第一个问题,关于调研与推广阶段,组委会通过各媒体对入围项目进行调研,这个调研过程中媒体能得到的信息包括组委会前期在初选的时候经过对企业的一些调研的资料吗?这个信息会公开给媒体吗?第二个问题,提到的艺术创新形式来展现创新奖项有一个LOGO及奖杯设计方案,这个比赛好像没有看到有任何的链接,是怎么参与呢?假如社会人士想要参与这个设计方案的比赛,报名方式是怎样的?

唐惠建:关于LOGO和奖杯的设计链接你确实找到了一个漏洞,谢谢您!

我们调研和推广的环节主要的目的是推广,调研的环节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有30个侯选的项目,每个奖项有10个侯选的项目,我们想用两个月的时间对这些入选的30个项目进行一个全方位的一个宣传,等于从金鹏改革创新奖政府奖、金鹏改革创新奖企业奖、金鹏改革创新奖社会奖三个方面,来展示我们深圳这5年来改革创新的成果。调研的阶段我们也讨论过这个问题,是其中一起来组织采访还是各自媒体去采访,后来我们觉得可能有极少数采取统一的,但是更多的是媒体自己去采访,因为我们会把这30个侯选项目公布出来,因为我们媒体有纸媒、有网络媒体还有广播电视,还有其他的一些新的媒体手段,也不好统一。各自根据自己媒体的特点在这30个里面,到项目执行机构、单位或者是地区去采访,获取第一手资料,这样使我们的宣传推广的内容更接地气、更有实感,更加体现出他改革创新的特色。

刚才南秘书长说的三大特点,他的先进性创新性、突破性、可复制性,把这三个特点充分地显现出来。

LOGO的事项我们会马上跟进,我们会在报名的链接上面有一个链接,其实现在已经链接上了。

记者:南岭主任您好,刚刚听您介绍说我们这个奖项评选的标准是三个“性”,创新性、复制性和引领性,我想说这个奖项的评选标准是从这三个“性”出发,这个奖项在全国是否也有这三个“性”,能否讲一下这个奖项在全国其他的情况,其他城市是否有类似的奖项发起过?第二个问题,我看到这100万的奖励是很诱人的,这100万三个奖项每个只有一个名额获得这个奖金,这个奖金的用途是否有所限制呢?谢谢!

南岭:首先说奖金的用途没什么限制,这是第一。第二,你刚才讲的三个“性”,我们想评出来是有全国意义的,在国家的改革开放里面他应该是具有领先性的、具有示范性的、具有创新性或者是具有突破性的,所以为什么要只评一个优中选优,也是这么一个考虑。而且我们在评选原则的时候加了一句“宁缺毋滥”,挑不出这样的一些项目我们可以不评,但是一定要保证评出最好的东西,既然用这么大的力量,得到这么多的朋友一起来关心和推动,就是要评出最好的东西。为什么我们没有设立一锤定音的制度,就是要把各方面都认可的那些改革项目评出来。也向往这个方面努力,到时候是不是所有的项目里面某一个项目最好,我不敢保证,因为投票不是谁可以操纵的,这是按照比例来投票的,但是一定会选出好项目来。谢谢!

记者:南方都市报:在评审的环节里面各个单位有一些权重,专家评审占到45%,奖金一半的权重,我想请问一下这样设置的目的是什么?专家评审的团队能不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他是怎么构成或者是怎么选出来的?公寓公示的环节,除了侯选项目公示之外,在评审的各个项目里面的得分有没有公示的安排?谢谢!

南岭:把专家安排在45%的比重也是组委会反复讨论的,因为评选的项目要进行一个理论上、实践上的描述,有的需要有更内行的人来评比,所以把专家的权重放在45%这是一个考虑。

第二,为了这45%的权重,在选择专家团队的时候也是有一个考虑,这个考虑就是深圳现在有一个改革30人论坛,改革30人论坛里面这30人里面基本上是木的领域里面的专家,这是一个团队。另外一些团队是社会专家,比如我要评企业创新奖或者是政府创新奖或者是社会创新奖,一定是在这个领域有深化、有独到见解的专家,这时候要根据需要来邀请,现在也不能公布这个团队,但是这个专家团队的选择是非常严格的。比如我评社会奖和企业奖不是同样的一帮专家来评的,我评企业奖可能会找很优秀的企业家,他们能够作出专业的判断,依据这个。30人改革论坛的专家也是一个专家团队,为了使这个奖更公平公正,所以现在也不能给出这个名单来,但是是按照这个要求来走的。

你刚才提出的问题我们组委会讨论过,公示的时候为了使颁奖的时候更有悬念,所以在公示的时候不公布分数,但是知道他一定是前5名,前5名按照项目的笔划像姓氏笔划一样来排名来进行公示,公示的目的是让他进一步地接受大众和社会的鉴定。

记者:深圳特区报:去年的时候市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他根据督查项目评比出了一批“全市改革优秀项目”,我们深圳特区报也是开发了一个“改革英雄榜”,在全社会引起了不错的反响。这一次的“金鹏改革创新奖”的评比会不会借鉴“改革英雄榜”和督查评比的一些做法,这个评奖方法跟之前有什么异同。

作为这次的主办单位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是一个社会组织,在这次的评奖中我也留意到通过开通大众投票渠道,鼓励大众对入围项目进行投票。在以后的评比中会不会逐步地提高大众评选投票的占比,怎样进一步鼓励大众参与到这种改革项目评选中?

南岭:第一,我也注意到今年我们有187个项目列入深圳改革的“英雄榜”,这是不矛盾的,这187个项目肯定也是改革创新奖的接近,可以在187个项目里面甚至更多的项目里面去筛选,我们有一个评奖原则是可以重复评选,他在一个地方得奖了,也可以申报“金鹏改革创新奖”。这些项目的评比特别是这些项目的推进,为“金鹏改革创新奖”提供了很好的基础。

第二,讲到大众投票的时候,今年是第一届,“万事开头难”,尽管我们尽可能想科学设计,但是也有“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这样一个过程会随着第一届评比的结束、总结、展开,我们会在这个基础上再去作一些判断,对未来的改革创新奖的评选再作一些改进。

唐惠建:我们组委会讨论的时候也谈到这一点,因为评改革创新奖不像电影百花奖或者是图书奖,公众参与度可以比较高的一些文娱类的一些项目。这个奖主要是改革,从个体角度来说大众他对于这些情况不是很了解,当然通过我们媒体系统地宣传,他可能会产生一些概念。但是相对来说他关注度或者是他的参与热情会比一些比如说大众点评网、淘宝类似这些可能会低。这个比重我们一开始想让社会参与度高,但是一想社会参与度太高可能会产生偏差,所以先尝试一下,这是一个客观的情况。

记者:深圳新闻网:我想问一下这300万的钱从哪里出来的?是财政还是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自己有基金会的钱?

唐惠建:我把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的情况简单介绍一下,创新发展研究院真正的亮相是在去年11月上旬的“大梅沙中国改革创新论坛”上第一次亮相,由肖扬和李灝两位老领导跟我们一起揭牌。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是顺应了历史潮流诞生的一个新型的社会智库,这个历史潮流是两个,第一个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的精神出来了,第二个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央由作出一个关于加强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意见,这里面也强调了要为社会智库的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我们创新发展研究院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

用我们理事长思平同志的话说,我们是借用社会的资源来办社会的事情,采取的办法就是学习国外智库的办法向社会募捐,这个钱没有来自财政的,也没有来自国企的,也没有来自境外机构的,完全是在我们深圳本土的一些民营企业家那里,我们用募捐的方式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因为在我们国家公益慈善事业发展比较晚,赈灾、扶贫济困、特重大疾病,比如说白内障、白血病、希望学校等等,这个大家掏腰包参与度比较高。实际上公益事业他也包括了推动公共事业、公共政策的社会智库,所以在募捐的时候也是讲这个道理,我们深圳的企业有一些有天下情怀的企业家,他愿意为公益慈善事业掏腰包捐钱,经过做工作同样也愿意为我们一些新型智库的发展进行募捐。

简而言之,创新发展研究院是一个平台性的智库机构,有一个“创新发展基金会”,他用募捐来的钱合理地、科学地理财,按照国家相关的规定以财政收入维持我们研究院的正常运行,来资助类似像“大梅沙中国改革创新论坛”,类似像“中国改革创新研究报告”这种研究项目,类似“金鹏改革创新奖”,类似这样的一些重大学术交流活动。创新发展研究院他的资助项目是两大层次,第一个比如说像“大梅沙中国改革创新论坛”,他要在深圳打造一个像亚布力“天津分论坛”、“大连论坛”像博鳌论坛这样一个关于改革创新方面的,在全国乃至世界方面有影响的高层次的学术交流平台,打造这样的一个目标。

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发起设立了一个深圳改革30人论坛,他的目的是为深圳市委市政府,为他们在改革创新方面提供决策意见的智囊团,我们现在资助“金鹏改革创新奖”主要是在全社会“激励社会改革、助推万众创新”,我们设立这个奖项的目的也就是要在全社会营造一种氛围,要树立一种改革创新的精神。我们通过奖励这些特别优秀的项目,让大家觉得有标杆、有学习的榜样,大家一起努力,这个社会的发展可能会更加顺当一些。

深圳因为是全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深圳改革创新奖获奖的项目一定是在全国叫得响的项目,所以设立了这个奖。

南岭:深圳社会智库力量的发展是促进深圳社会发展的内容,深圳的基金据我们了解有180多只,这些基金主要是资助慈善方面的基金,但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可能会向养老、智库、教育这些方面发展,大家看看这些发达国家走过的一些路,一些企业家他富了以后要往这个方向走,过去我们更多地是济贫,将来这些基金是更多地为了人的发展、社会的发展,现在第一只资助智库的基金在深圳出现,这本身就是改革创新成果之一。

在座的各位可能对我也很熟悉,我现在60岁了,不再担任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了,刚才唐院长介绍我是市人大常委会的委员,所以大家在媒体报道的时候要注意我的身份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一方面是市人大常委会的前委员,另外是深圳市改革创新研究会,我们的会长他到年龄了,他们的研究会也是在提名我作为将来研究会的候选人,所以我参与这样一个新闻发布会。

主持人:南岭同志是“金鹏改革创新奖”组委会的主任。

南岭:这个主任纯粹是一个工作主任,我们不左右也左右不了任何奖项的评比,我们只是跟大家一起合作来把这项工作推进,严格地讲这是组委会工作委员会的主任,就是干这个活的,谢谢大家的支持!

叶晓滨:第一,非常高兴作为一个媒体人跟记者同事们一起做这个事情,刚才讲了一个很好的观点,我们是在共同打造、共同发现、共同推进深圳的改革创新的项目,组委会的会议我参加过几次,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首先我们这些媒体都是改革的产物,都有改革的情结,所以我们能够参与到评选改革项目的事情当中来我觉得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

第二,从改革本身来讲他也有一个“开门办改革”的要求,因为改革是利益的调整,改革要凝聚社会的共识,改革的决策、成效要得到社会的认可,这当中媒体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渠道能够告知社会公众,也可以让改革更加透明,提高改革的能见度,媒体参与是非常好的事情。

第三,刚才组委会主任南岭主任讲到今年是特区建立35周年,在35周年的时候我们评“金鹏改革创新奖”第一届,能够系统地梳理一下深圳过去5年的改革项目,也能够在全社会更好地凝聚起这种解放思想推动改革创新,或者是推动改革再出发这么一个氛围,这个时候媒体来参与也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

刘雁:首先表一个态,我们深圳广电集团旗下的广播各个频率,还有电视的各个频道,以及包括旗下的新媒体,是非常愿意也有责任从今天发布会开始到年底的颁奖,我们都会全力地配合这次大赛,这是我们作为主流媒体的一个社会责任,同时也是凝聚着我们这么多年对深圳改革和创新这样一个愿景和期待,也愿意做的一件事情。

今天来了很多我的同事,他们有广播频率的,还有好几个电视频道的,他们一早就到了,我们这些天也伴随着大赛的整个策划和参与,我们也不断地跟媒体的同仁们策划了这件事。这个事情要有大半年的时间,所以我们要认真研究,怎么样能够把这个事情宣传好。今天我们领回了这个作业,回去我们会认真对待,给两位领导作一个表态。同时作为我个人来说,我真的是非常期待这三个大奖,能够到时候能够隆重推出。谢谢!

苟骅:我代表南方报业对这个奖项讲一点我个人的理解,因为我跟大家一样也是以前做媒体出身的,我们关注这个奖项首先关注他的新闻点在哪里,今天最吸引大家的首先是100万元,100万元在中国国家技术奖里面是500万的额度,但是事实上真正对改革创新特别是制度性创新这一块进行重奖,国内可能我有一点孤陋寡闻,但是我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一种力度。

第二,深圳目前设立这样的奖项还有什么样的意义呢?大家知道深圳我们讲他是改革开放的窗口,或者他是改革开放最成功的一个特区,我们一讲深圳以前创造了多少个“第一”,但是我们有没有想像过深圳“第一”多少是在80年代、90年代创造的,在20世纪创造的。进入21世纪以后,我一直在观察深圳深圳21世纪以后做了什么东西,他在国内目前来说有那些有真正领先意义的改革措施,这一块随着全国改革开放深圳的“一骑绝尘”的优势没有像以前凸显的。深圳21世纪15年来还是做了非常多的一些创新性的改革,这个改革可能通过这些奖项会脱颖而出,我们来检验深圳进入到新的一个世纪之后他的一些创新意义。

第三,这些奖项为什么不是政府来批,深圳虽然在06年出台了一个改革创新的条例,在国内也是创新的,提到了设立政府改革创新奖。但是大家知道也知道如果政府自己来评自己的改革创新,又做运动员又做裁判员,职能上可能会有一点点错位。现在正好有深圳这样一个起点比较高的智库来主导,跟媒体合作来评选这个奖项,本身来讲他的公信力或者他自己本身产生的社会影响力,应该会超过单纯由政府来主导的一个奖项。

主持人:非常感谢三位媒体的领导,他们从不同的角度谈了自己的观点,他们谈了三个观点,正好是一个完整的讲话内容,最后对新闻发布会的新闻点要作一个多人的点评,这个可以作为大家很好的参考。

再次感谢各位媒体界的朋友积极地参与和热情地提问,关键是要在后续的工作上,希望各位记者朋友下点功夫,把你们的拿手本领施展出来,把我们“金鹏改革创新奖”宣传报道从今天开始不是说“一骑绝尘”,至少是一路高歌,一直到我们颁奖结束,谢谢大家!谢谢各位!

南岭:借这个机会跟大家鞠一个躬,谢谢各位过去对我政府工作的帮助,谢谢各位!

 

 

关闭窗口】【打印
CONTACT US / 联系我们
电话:0755-83202711/83321785/83070606
传真:0755-83320245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竹子林求是大厦东座1106-1109
深圳市创新源数据服务有限公司
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19 - 2020 深圳市卓越绩效管理促进会
联系电话:0755-83285940